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快报 » 正文

验过货才敢说,《流浪地球》真的启动了中国科幻电影元飞车名年

2019-04-16  分类: 新闻快报  参与: 人  点这评论

  文|闵思嘉

  中飞车名国科幻电影空白,这句话大家说了太久;某部电影能打破这个空白,大家也等了太久。

  可以说,《流浪地球》在刚制作的时候,就有人说过,这很有可能会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部中国科幻电影。当然这种推论很大程度是建立在原著本身的设定之上的。但电影毕竟是影像作品,还没看到之前,相信很多人也都抱着怀疑的心态。

  而前几天,在看过《流浪地球》之后,我放下了这种怀疑和担心,因为它,的确可以说是打破了国产科幻电影在当代的空白。

  在此之前,从来没有哪一部中国科幻片,能同时在概念、叙事、内核和视效上如此统一。

  这四点,其实做到其中某一点或者某几点,对目前的国产科幻片来说虽然很难,但也不是不可能,但同时做到这四点的,还真的只有《流浪地球》。它当然不完美,但也绝对实现了某种程度上的突破。

  这么说吧,《流浪地球》,完完全全担得起让2019年成为中国科幻电影元年的里程碑称号。

  《流浪地球》选用了小说原著最核心的设定,太阳急剧老化,在一百年内就会不断膨胀吞噬地球,为了生存,人类在地球上建立了一万座行星发动机,产生推力,让地球逃离太阳系,去往新家园。

  这是个相当宏大的设定,原著小说中甚至为这个“流浪地球”计划设定了详细的不同步骤,每个步骤都要花五百年的时间,总共持续两千五百年,一百代人。

  片中的行星发动机

  这改编难度实在是太大了,几乎是没可能在两小时的叙事里,塞进两千五百年的历史, 而《流浪地球》用了一个非常巧妙的三代人关系,成功地做到了在中国的语境下重写这个故事。

  故事从流浪地球计划启动几十年后开始,地球表面已经是零下几十度的低温无法居住,爷爷(吴孟达饰)消防演习报告带着孙子刘启(屈楚萧饰)、孙女(韩朵朵),生活在地下城。刘启的母亲早逝,父亲刘培强则生活在太空,十几年没有和家人见面了。

  刘启

  这是因为,联合国在太空设立了空间站,在伴飞地球的同时也给地球领航,刘培强就是工作人员之一,即将结束他的轮岗期返回地球。

  这样的设定,让故事从一个不完整的家庭开始,故事里的每一个人物都有他们不同的目的。 那些所有的灾难、末日、期待和害怕,也都就此有了落脚点和凝聚点。

  刘培强

  这是非常类型化和影像化的改编,设想一下,被行星发动机推着“流浪”在太空的地球,要怎么拍?怎么表现?如何展现空间质感?

  《流浪地球》从这三代人身上,就为影片延伸出了三重叙事空间,每一个空间,都得以成为影片科幻元素的载体,并跟剧情上的矛盾冲突有机地结合了起来。

  作为领航员的刘培强,带来的是空间站的叙事空间,这部分的视觉体现,跟我们通常在好莱坞太空电影中看到的那些内部空间和舱外作业,已经没有了太大的差别。

  冰封的地面

  但影片也没有仅仅止步于展现家庭情感,作为一部科幻片,《流浪地球》有着相当硬的核心科幻矛盾。

  由于地球受到木星引力影响,行星发动机出现数据错误,如果不及时重启,地球就会在木星的引力作用下解体。

  由此人类要面对和解决的,已经不是地球在流浪,或者这项计划为地球带来的灾难本身,而是需要在绝境之中,开掘出一条新的道路。

  这也为影片提供了至少三条彼此交织的叙事线,刘启等人从地下城偷跑到地面的冒险,是典型的少年离家的故事线,冒险即成长,颇有种类似《绿野仙踪》的感觉,同时也从热血少年的视角,展示了他们所不完全理解的世界规则。

  以队长王磊(李光洁饰)为首的救援队赶往行星发动机的救援工作,则沿袭了科幻片和灾难片典型救援世界的情节,也从见惯灾难和死亡的成人视角,表现了末日世界中的残酷和冷漠。

  救援队长王磊

  第三条线则以刘培强为主,身处太空的他是地球灾难的旁观者,也无法真正参与到其中,但由于自己煤气爆炸的家人都在地球上,他又在领航员的职责之外,与这场灾难产生了远在职责之上的联系。

  而这三条线,最终都以一种非常巧妙的方法汇聚到了一起,并且导向了用非常硬核的科学手段,解决地球命运的终极矛盾。

相关阅读:

版权申明:本文出自

转载请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:http://www.eryuanlvyou.com/xwkb/23685.html